Chris and Jensen must be protected at all costs!

Marvel & SPN & DC 无节操混搭。
队长中心,Dean中心,桶中心。
跳进了欧美坑中回不来了。

小伙伴们来和我玩嘛——QAQ

Ne me plaignez pas【逗比的我为什么要给一个古风文起法文名字呢

刘皓这小子挺灵的,所以左将军军帐里穿出来什么声音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注意到的。
那是不应该在军帐里传出来的,喘息声。

他在无数个午夜梦回感谢自己的勇气和好奇心。

挑开厚厚的帘帐,刘皓小心翼翼得屏住了呼吸。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动声色冷笑暗道,这左将军平日里对鱼水之事不以为然,竟也不知从哪里召来了女……女……女…………?!
刘皓一口气没上来鲜些背过气去。

嘉世军中的神,左将军叶修就大剌剌得躺在地上,双腿之间是健壮的背影——刘皓认得,那个背影算嘉世军都认得。

霸图军的左将军,韩文清。

军帐里只点着昏黄的烛火,再加上韩文清挡着,刘皓看不清叶修的表情。能看到的只有挂在坚实后背上的一双长腿。
他们这些军兵常年风吹日晒,脸上谁都比谁白不到哪儿去。然而叶修的腿脚却一直少有露在外面,还是本来的肤色。
白皙如玉这个词用在将军身上太怪了,可是刘皓就只知道这样的形容——那些游骑前军们说起十里八乡最水灵的小娘子的时候都用这个词儿。
叶修的小腿修长肌肉匀称,此刻正因为欢爱绷得极紧。暖色的光芒下仍旧能看到脚背上青色的血管。刘皓突然想起来练兵时自己被那条腿踢中小腹的时候,不由得想咽口水。
但是他怕被发现,只得硬生生的忍了下来。那口水就梗在喉头,不上不下的让他难受。

那种感觉也是,刘皓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


然而其他的感觉终究还是慢慢淡了,忘了,变了。从对叶修的憧憬崇敬变得失望无奈,最后他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嫉妒怨恨。
他恨叶修。
恨他百战百胜的样子;恨他不为所动的样子;恨他懒洋洋的对自己说,刘皓,你就是太容易分心;恨他银枪白马立于三军之前天地之间,谁都不能让他弯一下腰。
恨他,在别人身下承欢的样子。

刘皓特别想看叶修一无所有的一天。


而这一天终于到了。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八年。

皇帝昏庸,各地的封王纷纷挑起大旗。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共折腰。最后终于不免一战。
嘉世,霸图,微草,蓝雨,轮回,百花,呼啸,虚空。
史称八王之乱。


刘皓记得叶修离开那天塞北行军淌风冒雪,一片茫茫什么也看不到。一纸与霸图左将军通敌通奸的证言被他放在了叶修眼前。

孙翔抢过叶修手里那柄神兵战矛却邪,苏沐橙在一旁争辩,嘉世王陶轩淡然下令,这些在他眼里都恍恍惚惚的不清晰。

清晰的只有叶修。
是他带着叶修离开军营数里再行军杖之刑,美其名曰是保全叶修身后清誉。
是他把満背鲜血的叶修丢在了塞北的苍茫风月里。

是他刘皓赢了。

————————tbc————————
大眼生日突然想开韩叶新坑的我一定是疯了……
大概还是all叶前提……?

感觉从刘皓的角度叙述会比较……恩……恩!


逗比的我为什么要给一个古风文起法文名字呢。。。

就是一种~超微妙的感觉。大概就是一种拿中文说出来实在太害羞的感情。


Ne me plaignez pas, c'est pour cela que je suis née.

切勿为我遗憾,我生为此而行。


无论是老叶老韩还是其他的大家,都是这句话可以说得清的吧。。。

评论(17)
热度(58)

© 小船製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