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 Jensen must be protected at all costs!

Marvel & SPN & DC 无节操混搭。
队长中心,Dean中心,桶中心。
跳进了欧美坑中回不来了。

小伙伴们来和我玩嘛——QAQ

人生艰难 14.2.8更

包子对于其他事儿都不怎么敏感,唯独防止人砸场子这件事儿他是驾轻就熟。一看对方来者不善的样子立刻就准备低头找板儿砖。叶修心里和明镜似的,自知对方今儿是专门来找他的茬,从后面拍了拍包子的脑袋。

“别乱来啊包子,那车你一年的工资也买不起个轮胎。”叶修径直走了过去,“先生您好,请问是会员吗?”

对面的男人昂着头笑了笑,“这不是叶家的大少爷吗?几年不见,本事见长啊。”

“呦,你骂谁是少爷呢!”包子在后面一个箭步窜上来。

叶修这么老道的人硬是没憋住笑,回手推开了包子。

“对不起对不起。。。”他依旧是一脸的不卑不亢挑着嘴角道歉。“我们这边办个会员有优惠价还能集点儿,您要不考虑一下?”

“没必要,就这么给我洗。洗干净点儿啊,我这车可金贵。”

“当然。”叶修晃了晃手里的高压水枪就镇定自若的开始干活。分散的水珠喷上去那泥水跟黄河里来的一样,顺着车身往下淌。

 

陈果她们在屋里听不见外面三人说了什么,叶秋可是脸都急红了。

“怎么了叶秋?”唐柔按住了叶秋的肩问道。

“他,他们。。。”叶秋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我哥。。。”

“他们是来找叶修的?”

叶秋只得点点头。

“找叶修?”陈果疑惑的看了看他,“他哪里有机会和这种土豪结仇?”

“不是我哥。。。是我。”叶秋急得原地转了三个圈,俩姑娘看着都头晕。“是我。。。把刘皓,我一同学。我把他打了。。。”

叶秋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又成了跟蚊子哼哼似的。唐柔是听明白了,陈果还是一头雾水。

“交给你哥吧。”唐柔把叶秋搂了过来,“你哥很能干的。”

 

屋外叶修冲了许久的水开始上洗车液,一边在心里嘀咕,这是多大的仇把自家车弄成这样就是为了让他洗干净。

车太脏,他用海绵擦了平时两倍的功夫。中午的时候还艳阳高照,到黄昏天上就已经布了厚厚的一层云,冷风也挂得更起劲了。

这两天叶修本来就精神不济,胳膊上每一丝肌肉都跟醋泡了似的酸。手却几乎已经没了感觉,他只得时不时用力捏捏海绵以示自己的手还在操控范畴之内。

 

来的一大一小笑呵呵的站在旁边看,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羞辱叶修,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叶修压根就没这根神经。谁要真说总理和扫大街的一样光荣,那是狗屁道理。但叶修他干活拿钱养活自家,这打心眼里的确没觉得什么。

然而所有的仇恨都拉到了叶秋身上倒是实话。小伙子剑眉倒竖眼睛都红了。这个受着精英教育长大的孩子自从来到了叶修身边就不断的窥得了硬币的另一面。那是他一直所学到的从容,高贵,优雅和教养行不通的世界。

叶秋有无数个瞬间开始疑惑,那个记忆中阳光下钢琴前的哥哥是不是年幼的自己臆想出来的画面。白色的阳光,白色的钢琴,还有哥哥洁白的手,在钢琴上飞舞着美得惊天动地。

 

这时候叶修正让包子擦干车身,自己开了车门准备抽出来脚垫,突然觉得感觉不对,一松开掌心已经被割了个大口子,血当时就下来了。

“哎呦,老大!”包子在旁边大喊出来。

“包子啊,别总老大老大的,咱这是洗车行,不是黑社会。。。”叶修手上伤得不轻嘴里还不停。

“不好意思啊,刘皓这孩子顽皮,刚才把杯子打碎了也没来得及收拾。”男人一边道歉一边笑得很委婉。刘皓倒是满脸掩不住的开心。

叶修低头看了看手无奈叹了口气,心中倒是庆幸今晚不用去大孙那里上班。“包子,帮忙收拾一下,小心里面都是玻璃碴子。”

“是老大!”包子快步走过来,“老大你快去里面包扎一下啧啧啧这血流量不愧是老大。”

 

叶修就有点纳闷,包子,你到底算哪头的啊?

 

——————TBC——————

 

【其实觉得挺对不起大家,其他姑娘都可以最少日更而且更得超多。。。我好几天更一次还就一千出头。。。_(:з」∠)_。。。我。。。

【我会加油的。

 

评论(20)
热度(38)

© 小船製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