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and Jensen must be protected at all costs!

Marvel & SPN & DC 无节操混搭。
队长中心,Dean中心,桶中心。
跳进了欧美坑中回不来了。

小伙伴们来和我玩嘛——QAQ

人生艰难 双花番外

张佳乐打小就是个不怎么幸运的人.

这种不幸运具体体现在小学春游下雨,中学考试机读卡读不出来,大学一逃课必点名.

张佳乐想坐1路电车,那必然来的是23456.

同伴们都中了再来一瓶,只有他是谢谢惠顾.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而张佳乐也习惯了.后来从学校跑了出来想当歌手,这条路走得也是曲折坎坷.

选秀之风刚刚兴起的时候他也兴冲冲的去报过名.实话实说,张佳乐唱歌挺不错,长得也对得起观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折在半路上.

他手里就只有一把吉他,不习惯厚着脸皮去拉选票也不习惯去讨好评委和主办方.张佳乐就想安安静静的唱歌.很久以后孙哲平听说了撇撇嘴笑了,揪着张佳乐的发梢说,你没输在唱歌上.

张佳乐正在埋头啃猪蹄,一嘴的油回头看着孙哲平.

"唔?"

"没事没事啃你的蹄子吧."孙哲平表示很嫌弃他.

 


他们的相遇太尴尬.

当时张佳乐歌手生涯屡屡失意,这意味着他的荷包越来越瘪.已经跑出来的大小伙子也不好意思去问家里要钱.朋友介绍来介绍去,就帮他联系了一家酒吧.说是在里面帮着唱唱歌活跃活跃气氛.

张佳乐要求不高,心里一琢磨这活儿又能唱歌又能赚钱就爽快的答应了.

朋友没说的是,这是一家gay吧.

 


张佳乐踏进门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至于是哪儿,年少不经事的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夜色降临,客人们三三两两的入了场——张佳乐却吓得跑了出来。拿出手机一通狂按,占线。再打,占线。再打,还占线。打了十来次终于通了,刚听到一声“喂”张佳乐就气沉丹田对着电话狂吼,“你这个混蛋把我介绍到了什么地方——!”

学唱歌的那嗓门多亮啊,隔壁街都听得一清二楚。对方更是听得脑子嗡嗡直转。
“张佳乐,你这是要疯啊?”半晌,对方痛苦的回应。
“是我疯还是你疯,是这什么吧!”
“gay吧呗。”
“我操你知道是gay吧还介绍我来?我是直男——直!男!”张佳乐说的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其中饱含他珍藏十余年的贞操。
“我知道你是直男,这不是工作需要嘛!你就是那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滚!我才不是砖,我也不要民工把我搬来搬去。。。”
“那你是干是不干啊?张佳乐我可跟你说清楚,帮你找到这个活儿可不易,为了赚钱我们哥儿几个都在外面装孙子。到你这儿这还没让装gay呢你就不乐意了,到底还想不想吃饭啊?”

提起吃饭来张佳乐就瘪了下去。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所谓。。。良心丧于困境。
他沉默了挺久,拿着手机的手都有点酸了。灯光从窗口里照了出来,隐约能听到里面欢快的声音。
“。。。干。”
“多明白事儿的人。”对方长出一口气,“好好,干。”
这个断句让张佳乐有点想哭。


这就是张佳乐工作的第一天。

他抱着熟悉的吉他不知所措的躲在麦克风后面。台下的人又多又杂,看不清任何人的脸。好像哪里都是黑的,又好像哪里都在闪光。空气里弥漫的酒,荷尔蒙和一点即燃的气味。冷气开的太多,张佳乐觉得有点抖。

他就哆嗦着开始弹吉他,该张嘴唱的时候,张佳乐突然不抖了。
这终究是一块小小的,属于他的舞台。
不管台下是直男还是gay,或是任何人,他们现在都只是张佳乐的听众。他的确连娱乐圈的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一个职业歌手该有的素质。

手指间是琴弦,怀里是自己的拍档。
副歌一起,张佳乐的声音绽放开来,小型的冷烟火适时出现——当真是一幅百花缭乱。


老板是个穿着豹纹的壮小伙儿,当场就拍板把他留了下来。


张佳乐自此就成了一个有工作有着落有生活来源的人,殊不知这一个大浪把他人生的小船拍到了另外一个连自己都没想过的方向。

 

孙哲平讨厌的东西很少,酒鬼是其中之一。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酒量很差,孙哲平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
他烦的是大部分只是借着酒说些平时不敢说的话,干些平时不敢干的事儿。这种娘儿们唧唧的行为被他这种直爽的汉子鄙视到尘埃里。
他只是个小民工,每天起早贪黑的搬砖头。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腰杆儿笔直,站在那跟国旗班似的,脸上蹭得多脏眼神就有多亮。那个时候孙哲平的手还没受伤,每天横冲直撞精力充沛。他还和其他五个工友合租了一间房,几十平米里六个大小伙子就差人叠人了,一起在家的时候就像沙滩上的一群海象。不过这种时候很少,大家都轮换着去工地,偶尔逢年过节也总有那么几个想回家看看爹娘媳妇的。所以住起来还算自在。

盛夏的白天实在太热,蝉声像经过了百倍扩音,整个城市都隆隆作响。这种时候只能等天黑了稍微凉一些再开工。所以每到夜里才是他们开工的时候。
然而,其实还是热。南方城市的热是不分日夜的,那种潮湿的空气带着温度糊住一切。孙哲平干一会儿就觉得皮肤上粘的全是泥浆,更不透气儿了。

快到早晨的时候他就会穿过一条小巷抄近路回家。巷子里是各种酒吧,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从那些精致的门后面钻出各式各样的年轻人,大家都是同样的,衣着精致,一脸的疲惫和纵欲过度。衬得走路直掉灰的民工更是凄惨。所以他的工友们都不愿意走这条路,只有孙哲平不在乎,既然近,为什么不走?

夏天都亮得早,东边有点泛白的时候孙哲平就会顺着这条小巷,一路走一路扣身上结了痂的泥,丝毫不在乎周围投来的目光。

时间久了,他也发现这些几乎每天更换的面孔里有一张却总是在这个点儿出现。
是个背着吉他的青年。

扎着辫子,看起来面容干净眼神坚定。
后来孙哲平发现他总是从一家gay吧出来,不由得撇了撇嘴,心里暗道,这么好的后生,可惜了。

 

 

——————TBC——————

 

第一次更了一千多发出来一看少得吓人。。。又写了点。虽然还是远远慢于一般人的速度。。。原谅我吧【捂脸

因为总是被大家揪住把乐乐送去gay吧,好像日渐变成了联盟拉仇恨的对象,所以我要跳出来,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自己洗白!【才洗不白。。。

没时间更文好拙计QAQ

 

评论(6)
热度(24)

© 小船製造 | Powered by LOFTER